咬牙走過毫無樹蔭的烈日下的亞伯罕平原,終於得以見到古城牆了。


凱絲討厭參加旅行團,很多時候卻因為時間安排與對當地不熟悉而屈服。討厭參加旅行團的原因,除了必須配合團體時間因而無法充分的欣賞當地美景外,另一個原因是,討厭自己旅行時的疲態必須毫無保留的攤在同團剛認識的團員面前。而因為體質虛胖不實,旅行中是絕對會碰到身體不舒服的時候,這時候如果導遊還在旁邊催促著趕往下一個景點,在不讓團友權益受損的狀況下,忍著身體不適趕路、拍照、強顏歡笑,那真的是破壞所有的遊興。凱絲也不知道還能逞強到幾歲還堅持這種想法?

在經歷前一晚的小小驚魂後(請看Quebec City 通往亞伯罕平原麥當勞是初旅行者的良伴兩篇文章),連滾帶爬的回到B&B,一度覺得還是參團旅遊比較好。不過因為凱絲有奢侈的兩個整天可以呆在魁北克市,當日還是覺得能自由安排時間實在太幸福了。不過民宿的老板娘早餐時就說了,其實魁北克市古城很小,一天就可以玩遍,到了第二天,他也不知道要建議凱絲去哪邊走走。

就這樣,凱絲半信半疑的狀況下(沒法子,誰叫老闆娘前一天說好漢坡很好爬? )又循著前一天的木頭階梯爬上亞伯罕平原,穿過廣闊的平原網舊城區走去。凱絲邊走邊給自己打氣,不斷催眠自己,老闆娘說的,古城區不大,所以不用怕(可是這草原怎麼看起來無窮無盡);看看路上的加拿大年輕美眉慢跑多愉快(可是陽光怎麼這麼毒辣,身上的相機包好重);只要找到一座門,應該就進入古城主街St.Louis了(可是怎麼覺得高溫讓凱絲快要蒸發了,視線好模糊,,,)

好不容易撐到省政府議會大廈(Hotel du Parlement),他們的外牆正在整修,旁邊就是進入舊魁北克市(Vieux Quebec)St. Louis(Louis街)的那古城門。

當凱絲走到省政府議會大廈時,早已經呈現半中暑狀態,中間看見樹蔭就忍不住坐下來修息灌冰水,真是飼料貓一隻。可惜省政府議會大廈正在整修,不論怎樣就是無法拍出漂亮的全貌,旁邊的22個偉人看起來也在陽光下勉力支撐。這時,有團華語旅行團正在進行walking tour,導遊健步如飛帶著厭厭一息的旅客們在各景點間快速移動,可能待會要趕去下一個景點。 凱絲當然樂得站在到旁邊去聽免費講解。旁邊載著美國觀光客的馬車也懶懶的走在石板路上,這聲音喚醒旅客,已經到了古城區的入口了。

省政府議會大廈採回字型建築設計,正面牆邊豎立了22座代表魁北克歷史重要人物的塑像。魁北克省一直與加拿大英語系的其他省份有一份獨特的疏離感,除了語言與祖先來源不同,幾百年前英、法、美三國,為了爭這塊土地發生了很多次大戰;加上更早期移民與北美原住民間的征戰與融合過程,使得這個位於聖羅倫斯河(Fleuve Saint-Laurent)畔的、Discovery講過的"幾畝雪地"(半年時間是冰凍積雪,每年冬天都有許多夏日移民搞不清楚狀況喪生於大雪的屋內)充滿了種族對立與衝突的戲劇性歷史。這部份,同樣來自於移民社會的台灣人,應該去博物館看看,心中感觸會很深。

圖一、B&B 附近民宅中凝視窗外的貓,也許她看見了窗外也有一隻名叫凱絲的流浪老貓?

圖二、施工中的省政府議會大廈

圖三、常常被鴿子當作解放據點的偉人雕像

圖四、穿著領帶的司機,載著美國觀光客滴滴答答的從St. Louis石板路上走出來,美國人還是比較有錢的,凱絲還是靠11號公車好了

圖五、穿越城門,可以看見綠意盈盈的石板街道

圖六、爬到城牆上張望一下好了,別看,這到古城牆可是大有來頭,在那英法美三國交戰的年代可是非常重要的建築

圖七、現在看起來很平靜的古城牆

圖八、大概是辦公室一類的角落

圖九、這是凱絲攤在省政府議會大廈旁樹下時拍的,這時正式蒲公英花的塚子紛飛的美好季節,空氣中到處都是白色的飛絮

圖十、進入古城,立刻有隊單車人馬從旁邊呼嘯而過,全世界的人看到單車隊,不知道為什麼都會很高興的打招呼

圖十一、凱絲這天的第一段行程,綠色的路線,走的路跟古城的東西距離差不多遠了,下方那個粉紅點點就是凱絲住的半山腰。因為太累了,這天跳過很重要的星狀要塞(CITADELLE)沒去看,很多觀光客還頂著大太陽專程從古城走出來看的,這是幾百年前戰事的重要據點。旅遊書上說,星狀要塞有時會有穿著英國大紅制服、黑色熊熊帽的人在表演當年戰士的狀況,凱絲想,大概也只有觀光課才會去緬懷大英帝國光榮的歷史

發表於 2006年8月11日 04:47 PM

凱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