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後重遊石碇,少年情侶已成中年結髮夫妻。


過年這幾天,趁著回婆家做年菜的空檔,凱絲與山姆大開車出門晃晃。因為那幾天新聞不斷報導坪林交流道管制的事情,我們在好奇心下,從深坑、石碇開山路一直開道管制前的叉路口。就這樣,在石碇時下車想要找找翻新後的老街風光。


那幾天陰雨菲菲,替山城增添不少詩意。但是陰雨也打溼了行人衣褲,攪亂了旅人遊興,加上大過年的,除了當地人外,大家都回家中團圓去了,因此老街冷冷清清的。


深坑石碇這一帶水質非常好。因此有名的深坑豆腐味道甘醇鮮美,就是與眾不同。即使這一帶多數商家是以"臭豆腐"的方式烹煮,仍然吃得出黃豆的清香甜味,那種甜味在其他地方絕對找不到一樣的味道。


想到臭豆腐,就想起遙遠大學時代的事。那時當學生很節省,一天零用錢頂多一兩百塊。記得那一天夏天,凱絲陪著山姆大坐客運車到石碇小溪來釣魚,光來回車錢對我們來說就是一筆不小的花費。到了傍晚,山姆大提著裝了溪水與"溪哥仔"(某種小魚,只活在清澈的溪水中)的水桶,兩人準備回學校去。那時飢腸轆轆,就在等客運車的轉角處,看見一個不起眼的小攤販,正炸著臭豆腐販售。


凱絲記得很清楚,那時一份臭豆腐二十五元,兩人分著吃。不吃還好,一吃之下肚子更餓,因為味道實在太甜美,也可能是因為肚子太餓了。偏偏兩個窮學生掏盡身上的錢,只剩下十七塊。只好厚著臉皮請求老闆賣我們2/3份(原本一份中有三塊豆腐,也就是說只買兩塊的意思),那個小攤販老闆心腸很好,多給我們一些,又多加很多泡菜。


多年後,想到買2/3份臭豆腐 這件事,感覺很溫馨又很好笑。這件事好像凱絲與山姆大兩人間的秘密記憶一樣,回想起來都覺得不可思議。


至於那個好心的小攤販老闆呢?幾年後,我們再回去時,還曾經遇見他,仍在路邊賣臭豆腐。跟他聊起來,才知道因為他家自製的豆腐太好吃,他們已經成為製作深坑臭豆腐的大盤商,他只有空檔時才出來擺攤。


再過幾年後,在這個陰雨綿綿的農曆年,攜手同遊的,是中年夫妻?還是記憶中的學生情侶?




(溪水一樣清澈,不減當年)




(石碇老街雨中即景)



(漆成彩色的豆腐製做板,堆成彩色的一面牆,看起來很有老豆腐街特色)



(因濕氣重,由破舊的窗櫺望出去滿是青苔)



(路邊的山櫻花在農曆過年前後盛開)



( 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

凱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