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情緒的奴隸,不當雜念的困獸,靜下來, 不怨,不問,不記。
訂閱凱絲樂活美學: RSS ATOM Mail: 按個讚:




香港之行的第二天, 一行人來到俗稱女人街的通菜街. 這條街上以專門賣女人的用品為主, 像包包, 中國風的衣服.

遊通菜街前, 一行人才剛去拜訪九龍黃大仙廟, 見識到黃大仙廟中信眾虔誠的樣子, 滿受震憾的.

而女人街就像花枝招展的成人童話國度, 其中有些衣物相當粗俗, 相反的, 許多中國風刺繡的改良式旗袍與手提包, 仔細找卻不乏樣式相當精美的作品. 凱絲與威媽從頭逛到尾, 又為了回地鐵站從尾逛到頭, 非常想找到可以贈送同事好友的記念品. 

不過最後精明的我們還是空手走出這個女人天堂. 

說出來別笑凱絲, 凱絲與威媽逛街時總感到這條街壓迫感很大, 所有的攤位, 幾乎都用最原始的求生方式, 將小小的攤位, 利用隔間硬是將牆上的展示空間架到兩層樓那麼高. 眼花撩亂之餘, 幾乎所有攤位的售貨人員都是用東南亞那套將價格提高N倍, 再讓遊客殺價的方式在銷售物品, 每當我們討論是否要到下一攤位去時, 店員都立刻提出五折到三折的價錢, 到後來, 我們對於這條街店家的信用產生了嚴重的懷疑. (還會更低嗎? 我們會不會當冤大頭了?) 就在這種不信任對方的心態下, 空手離開了女人街.

這讓凱絲聯想到, 有時候,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與否, 才是做事情成功的關鍵. 然而, 信任這種事如此虛幻, 現實世界中, 所有信任關係很容易因為短期利益一夕間瓦解, 然而想要建立信任關係卻需要長時間的經營. 倚天屠龍記中張無忌在看遊皇城大戲時曾經反復唸著一首詩, 出處凱絲忘了, 但是印象卻極為深刻:

" 王莽謙恭下士時,  周公恐懼流言日, 若使當時身便死, 千古忠佞有誰知? "

生意人, 或者是凡夫俗子如我們, 往往在利益關頭參不透這個道理. 即使自己嚴守僅存的道德準則, 他人心中怎麼想? 也許, 一個人, 最難得的不是光明磊落, 而是看盡塵俗醜惡還能維持溫柔的赤子之心. 還能夠維持心情的平衡, 保持開朗樂觀, 如果遇到這樣的朋友, 一輩子都要好好珍惜. 至少凱絲是不及格的, 而自己也常常因為這樣的不及格而情緒低落. 這是我自己修行不夠.



圖一, 另人嘆為觀止的高大狹窄的隔間



圖二, 從睡衣, 一般衣物, 廉價衣物, 昂貴的中國風服飾, 到可以指定仿真的名牌都有, 不論是攤販還是遊客, 只要在女人街上, 人人爾虞我詐, 撕殺得好不過癮
女人總是這樣, 胖的時後拼命節食運動也要瘦下來, 最好人人都跟明星一樣瘦如柴骨最性感; 真正很瘦的女人, 又擔心年老珠黃, 嘴角眼角皺紋太過明顯, 最後還是免不了上美容醫院報到. 總之, 非得要自己三十歲裝二十歲, 四十歲裝二十五歲才甘心. 

凱絲也是, 再平凡俗氣不過的女人, 最近正在為身材發福苦惱, 也許過一陣子, 大家會看到凱絲夏天不可思議的懶人減肥餐. ^___^

不過這邊凱絲要說的重點是: 中年東方女人的長髮情結.


中年東方女人的長髮情結

凱絲身材比例小而圓, 實不適於過長的髮, 那會看起來頭重腳輕, 加上年紀漸長, 長直髮會給人一種個性柔順的印象, 非常不利於事業. 加上天生個性害羞內向, 工作上面對客戶已經是凱絲的極限, 不能說工作壓力與性向相合, 其實是長期處於不平衡的狀態. 
(凱絲OS: 別鬧了, 像我這種要事業不事業, 要家庭不家庭的不上不下的不認真態度, 真的可以嗎? -->心中漫畫版)

拿出從前學生時期的照片來看, 那時的凱絲比現在瘦很多, 是自豪的22腰. 後來因為山姆大愛上攝影, 漸漸的, 凱絲發現年紀越大, 形容改變越大. 身形骨也慢慢變得不再挺立漂亮. 一個中年歐巴桑還跟人家二十歲的小姐一樣留著飄逸的長髮能看嗎?

去年在加東, 西方人分不太出東方女人的年齡, 凱絲還靠著一頭長髮拐得老外多行注目禮. 長髮加上歐巴桑才有的大屁股, 竟然幻化為身材火辣東方女孩的樣子.

不過就在同時間, 在旅館昏暗的洗手間中, 可怕的事實中於現形.

記得凱絲從Motreal旅行到Quebec, 又扛著行李從Quebec旅行回Montreal, 又住進同一個老闆開的隔壁間民宿中. 就在那天晚上, 正當凱絲站在洗手間的鏡子前檢視這幾天下來幾乎晒傷的鼻子, 就這麼剛好, 鏡子前的燈光直接打在頭頂. 也就是在那樣的光線角度下, 匆匆一瞥中, 看到頭頂竟然生出許多根白髮. 而且白的段落還很新很長. (註1) 

就這樣, 凱絲對著那面照夭鏡連拔了近十根白髮. 

進入中年的女人在陌生的城市中對著鏡子拔白色長髮, 聽起來是不是很恐怖又很好笑的景像呢? 後來自己想想, 那個場景很像只有在電影中才會出現的白髮魔女的樣子, 白髮魔女天天注視著心愛的人,  又受生活壓力所迫下, 頭髮全白了. 每次凱絲抱著透露心底最深秘密的語氣跟山姆大講到一個人對著鏡子瘋狂拔白髮的樣子, 他總只是摸摸凱絲的頭髮, 然後騙凱絲說他沒有找到銀白的那幾根在什麼地方.

講到女人街, 就想到東方女人偏愛的長髮, 不管是亞洲的那個國家中, 女人都用長髮表現氣質與柔美, 許多國家的女人終其一生不願意剪頭髮, 於是, 年紀大了, 就伴隨著花白的頭髮, 將灰色的長髮盤起成為髮髻, 在小小的髮髻中網入自己的青春與人間的愛與美好. 也許加上幾朵香花. 也許兩鬢多些灰白, 也許, 再多幾條眼尾的皺紋來陪伴著髮.

凱絲是這麼打算的: 就算當不成事業有成的女人, 也要找幾對耳環來.



本篇文章在很久前就想要寫了, 只是最近部落格對凱絲來說, 像是一個無法發聲的平台一樣, 每次看著部落格, 腸思枯竭下卻完全想不出要寫些什麼東西. 平時工作有太多事情要忙, 又太多煩憂的事另人不開心, 有太多人際關係要處理, 凱絲總是每天到自己網站閒逛, 卻完全不想寫網誌. 負面能量過多, 自己修行又不夠, 沒法子把負面能量轉換成正面的能量.


(註1) 長髮的女生應該都會發現, 拔下來的白髮是一段黑一段白, 有時會黑白黑白重複交錯, 從頭髮白色的的時間, 可以大概推估什麼時期是心中愁苦的時候, 什麼時後又是快樂的時候.

凱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哈特
  • 期待妳的下一篇喔:P

    最前面說的那種寫不出來的情緒
    我也會有
    多少也都是被生活影響了心情
    不過過了那陣子
    就好了~~~~
  • Emma
  • 現在去香港都不會想去逛這種地方了
    只會去逛台灣沒有的品牌專櫃了
    像ZARA還有萊卡佛舊址新開的那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