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遇鳴鳳山,是在前年一個昏暗的傍晚,凱絲與山姆大尋著桐花的腳步,來到這個杳無人煙的地方。


 


說這個地方偏僻,偏偏又建設得相當好。一旁的雲洞宮,永遠打掃得乾乾淨淨,鳴鳳山古道,不知經過多少寒暑,依然不被世人遺忘。當年國小學童,已是社會中堅份子,回鄉成立義工隊,進行修復與打掃的艱困工作。


這個鳴鳳山國小雖已廢校,但是教室、司令台、廣場還是很完整,也許就是有心人不斷默默守候著她之故。在這個奇妙昏暗的傍晚,凱絲與山姆大遠遠的,就看見兩台箱型車停靠在教室之前,掛著明亮的燈光,一群人圍著瓦斯爐開心的喧鬧的聊天。


凱絲的第一個反應是,怎麼會有人在幾乎沒有路燈、沒有車輛經過的地方擺攤。隨著陣陣麻油雞的味道傳來,凱絲又想,恩,錯不了,一定是賣麻油雞的攤子。但是四周實在太昏暗,與這群人歡樂熱鬧的氣氛形成強烈的對比,凱絲的猜想變得很詭異,兩個人有點擔心的走近幾步。


大伯看見我們兩人,開口說了: 來來來,一起來吃。一旁的大嬸也說,對呀,來喝一碗雞湯。然後,厚臉皮的凱絲與山姆大,就坐在塑膠小凳子上,吃完了麻油雞湯,又喝足了綠豆湯。 幾個大約是國中、國小的男孩子、女孩子,騎著腳踏車在一旁玩耍。


原來是遇到兩家人相約出來玩。大伯說,他們兩家人的關係是,一對姐妹與他們的先生、孩子,換句話說,兩個伯伯是連襟的關係。健談的大伯又說,他們是一起出來為兩個老婆大人慶祝母親節的;為了慶祝母親節,他們老早就請宅配送來頂級黑鮪魚生魚片,打包冰封好才耐得住長途開車上山來。另外,兩個大嬸也準備多道肉、菜、與點心,到了現場再利用小瓦斯爐熱一熱上桌。


凱絲最驚訝的地方是他們的擺設與生活態度。


兩台箱型車中,一台擺了幾個床墊,看來是準備大人小孩夜宿車上了。經過特殊設計過的箱型車,側邊是可以整個拉開的,他們就使用拉開的側邊,延伸到廢棄國小的廊柱去。再拉幾條繩子,榜上海上漁船用的超亮燈炮當做照明。這一來,就形成了一個很溫馨的聚餐空間。


在這一小方空間中,擺著一張活動的小桌子,女主人們很細心的在桌上鋪上紅色格子的桌巾,幾道菜排上桌去顯得相當熱鬧;即便如此,桌上居然還插著一盆花,就如同在餐館中用餐一般。


要離去前,大伯又很得意的講,你們看,我們這一桌菜,有魚有肉,去大餐館吃至紹要花上兩千塊以上。我們伴著大自然夜色、蟲鳴鳥叫聲,啟比不上那冷氣餐館?等隔天睡醒了,一家人就去登山爬古道,去鳴鳳山義工隊開的小店吃頓清粥小菜,答謝他們平時辛苦整理這個地方,讓我們想到就可以來這裡享受清幽的環境,這樣多好?


凱絲那天晚上回家,腦中滿是那位大伯的話與他所說的生活哲學,想要把看見的歡樂場景畫下來,偏偏又畫不好,可是這些話與那碗雞湯,成了畢生難忘的記憶。


 


(今年國小前為了迎接油桐花季的活動搭起棚子,平日時是沒有這片棚子的)

凱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