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於昔日的"斷頸階梯"(L'Escalier  Casse-Cou)下, 如今是美麗的小香普蘭區. 傍晚時分, 背著單眼機走了一整天的凱絲, 終於耐不住餓, 走進了這家很有氣氛的小餐館.


許多事還是要等到"不得不"的時候, 才會讓凱絲這個懶人真的下定決心去做. 就像是, 許久前還在當學生時, 總是吵著那時已經工作的山姆大帶凱絲去台北的法國餐館開開眼界. 那個年代正處於台灣泡沒經濟的開端, 大家不把花錢當一回事. 年輕的女生總是以擁有名牌, 珠寶, 化妝品保養品為心目中的第一享受清單, 第二個當然是浪漫昂貴的大餐.

只是總是陰錯陽差, 凱絲在台灣從來沒進過那種穿著正式侍者服裝的高級法國餐館用餐, 卻莫明其妙的跑到魁北克去吃觀光地區的法國菜. 其實, 心中也知道, 觀光地那有什麼真正的好料? 不過都是為了滿足渡假的客人浪漫情懷, 加上這個地方又不是真正的高級餐館區.

只是這天身上背著好幾公斤的重物, 凱絲也許久沒有一天走上八九小時的路, 這天在小香普蘭區閒晃, 實在餓得發慌, 繞著小巷找好久, 始終沒法子決定要進去那邊吃晚餐. 這時繞回有名的"斷頸階梯"(L'Escalier  Casse-Cou)下, 看到第一家五顏六色的餐廳, 侍者正拿著長黑板用法語跟美國人解釋今天的菜有那些, 平常不敢一個人跨進幽暗餐館的凱絲, 終於也在這樣的時間點頭降了, 反正神經被磨得很大條, (經歷了幾天一個人的旅行, 心中忽然有了點勇氣), 於是走進去請侍者帶位.

凱絲選了一個靠裡面的偏僻角落坐下, 四周都是家庭聚餐的西方人, 凱絲就這樣一個黑色長髮的, 穿著T-Shirt, 褲裝的中性打伴背著髒髒的相機背包坐在餐廳正中央. 光想著就是平常決對不會去做的事, 好歹平時也要打扮得美美的, 穿著長洋裝戴著耳環穿著高跟鞋才敢踏進來. 這世上人生, 什麼時候會做什麼事, 真是越想越有趣.

高高帥帥的男侍者照例拿著長長的黑板過來, 努力用法文解釋今天菜色, 凱絲是從底下標示的小小英文字才勉強點了一道據說非常鮮美的海鮮鍋當主菜. 因為店裡光線很暗, 很合適情侶夫妻在這邊共度美好的夜. 桌上的蠋光搖曳出石牆上的隱約光影, 與一桌寶藍色的金彩. 光是氣氛就夠值得回味了, 食物當然就不用太強求嚕!

底下是套餐記錄嚕~

 

首先送上來的前菜與原本就擺在桌面上的臘燭, 杯水與奶油.

就算是一個人用餐, 也得要添上滿滿的麵包, 裝在銀製籃子中, 再墊上深藍色的餐斤, 照映在燭光下特別漂亮.

螺子類的海鮮冷盤前菜, 味道嘗起來很新鮮, 套句日本美食節目的話: 可以吃到滿滿的海鮮味.


大家來合照.

隨後送來一盆起司加上海鮮打成的醬汁, 配上麵包品嘗, 味道還是相當濃郁. 凱絲有點吃不習慣呢! 這個醬汁大概吃兩口就不行了.


也有米飯與幾根蔬菜, 擺得美美的. 這種米不是台灣日本的米, 是長米, 吃起來很硬, 較沒有米飯特殊的香味.

底下這是這餐加幣約40元餐點的主菜, 小小的鍋子裡面有魚肉, 蝦子, 還有很小很小的螃蟹, 煮成酸辣口味, 上面再覆蓋上幾片薄餅, 裝釋得很漂亮, 中間還有一朵花. (有沒有? 就中間那朵小紅花). 在這麼美麗的環境下, 要說這餐味道實在不怎麼樣, 真的很對不起大家, 不過若要說很美味, 又對不起自己的良心.

就在舉杯瞪視著剩下的食物時, 主廚還很用心的一桌桌去問問大家味道還好嗎? 然後看著凱絲鍋子中剩下的小螃蟹建議凱絲可以把燉煮得很軟的整隻螃蟹吃下去, 很甜的. 凱絲只是禮貌的笑一下, 並沒有真的實行, 因為那個尺寸的螃蟹, 平常山姆大抓到都是放生去的. 開始想著自己真的是OBS了, 在國外觀光區難得吃一頓正式的餐點, 卻老想著台灣的一切. (附圖: 凱絲去年吃的菜蟹, 比這家的鍋子還大  )

 

隔天早上, 為了留下用餐的記念, 凱絲趁著參家local tour前又繞回同一個地方, 趁著光線好再拍下餐館的外觀. 真的好漂亮說. 只能說, 小法國魁北克的人文與建築真是甜死人.  但是要吃東西, 還是回美食天堂台灣罷!  我們都被台灣的小吃與精製口味給寵壞了都不自知呢!

發表於 2006年10月1日 07:15 PM

回應

這個經驗很美好啊!

再次讚嘆凱絲的攝影技術!
彷彿能感受當時的氣氛~

塔克鳥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6年10月3日 09:54 AM 回應 

晚餐拍得極美, 不輸專業的.

weiwei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6年10月1日 08:07 PM 回應 


凱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