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一個每天走十幾個小時的旅人來説, 是舊木房好, 還是新商務旅館舒適呢?

凱絲自己的答案是: 安心 才是最重要的因素. 

破舊卻安心的Le Chasseur

先從Le Chasseur說起嚕. 上回講到因為加拿大Montreal 那幾天正在舉行F1方程式賽車, 偏偏凱絲買了機票, 無法更改行程. 於是從Quebec city 古城回到Montreal 後, 住進原本Gite Le Simon的隔壁, 也是同一個民宿主人開的另一間民宿名為Le Chasseur .

因為這個地區就緊臨Berri-Uqam 車站, 街角有一間印度人開的雜貨店. 因為購物找餐廳方便, 離地鐵站又近, 非常受歡迎. 尤其是在F1方程式賽車前夕, 整個Montreal就像在期待一場嘉年華一樣熱鬧. 從Quebec city回來時, 因為從國鐵轉地鐵走很長一段距離, 加上凱絲為了貪圖轉機方便, 沒有帶拖輪行李箱, 行李背得我雙肩雙手紅腫. 出了地鐵站, 找到了St. Hubert, 找到了民宿的木頭門, 看到鼻子紅通通的老闆那一瞬間, 真的好高興.

老闆嘟噥著凱絲一個小女生卻訂了最大的房間, (沒法子, 凱絲無法與別人共用浴室), 一邊忙碌的帶凱絲檢查房間, 很心虛的說馬桶通水的問題已經修好, 一面展示室內各項設施. 這時,  另一組尋找房間的兩個女生也到了,  凱絲和她們打了聲招呼, 回房間推開木窗往街上望去, 初夏的涼風吹進城市的氣息. 就是在此時, 突然很想吃熱湯類的東西, 請看  孤單與歡笑的滋味一文.

於是凱絲到對街的印度人雜貨店買了泡麵回來,一進大門,  房客見了面都禮貌性的打聲招呼, 老闆偶爾從忙碌的小辦公室抬頭看了看. 踩著地毯上的灰塵上樓, 窗前的木桌椅可以窺看大街與對面木房的動靜, 好似從原本的文化中好奇的窺探著城市的人事物與建築. 新鮮有趣.

後來,  凱絲也都到早餐的廚房去煮開水沖泡麵, 老闆也不會講話, 頂多開完笑的說要多收十元. 餵飽肚子後, 當然要上網看看部落格的留言, 寫寫旅遊見聞. 這間民宿有特定的小小上網區, 只有節點, Notebook要自己帶. 上網區也當作閱讀區, 有陳舊的布沙發與抱枕, 許許多多Montreal的旅遊書 .一展昏黃的小燈. 這兩天只有凱絲一個人在獨享這個空間. 直到夜深了, 老闆來關走道的燈, 凱絲才從像迷宮般的樓梯通往隔壁棟經過長廊往凱絲住的頂樓.

早上起床後, 兩間民宿的住客都會在中庭碰頭. 許多人擇選擇把食物裝盤拿回房間吃. 要離開趕往Quality Hotel的清晨, 也是那個害羞的大男孩,  (嘴唇上穿釘子   ^^||) 幫忙凱絲叫計程車. 約五分鐘後, 凱絲就跳上計程車往Quality Hotel前進.

整體來說, 我實在非常喜歡這種自由自在卻又明確知道民宿主人就在樓下的住宿方式. 感覺安心又安全, 又便利.

-------------------------------------------------------------------------------------------------------

Quality Hotel初印象

先講一下Quality Hotel 的位置, 網站上號稱旅社距離地鐵橘線Plamondon只有十五分鐘的路程. 凱絲在Montreal最後兩天訂不到位置的狀況下, 只好用很貴的價錢定下這間旅館的房間. Plamondon其實已經是Monteal的邊緣地帶了, 正位於市中心與Doval機場中間. 這個地區都是新移民區. 路上看到許多留著長長鬍鬚, 小黑帽, 黑色長衣, 白襯衫的猶太人. 更多義大利移民. 這間旅館其實就在高速公路旁, 四週只有廣設得來速的義大利餐廳. 而且距旅館都有一段距離, 簡單說, 這是一間Motel. (凱絲又犯了訂房太偏遠的錯誤)

清晨坐計程車剛抵達時, 原本想寄放行李, 想不到輪值的櫃台小姐說, 凱絲訂的房間那天就已經有空房, 所以可以直接把行李拿進房去. 就這樣子, 凱絲大包小包的搭電梯到四樓, 走過長長的走廊, 可是門牌是在五樓. 走到底, 才有一個小標誌上面寫, 往五樓請走安全門與樓梯上去. 原來是旅館新加蓋的房間. 其實是在"半樓"的高度, 因為不是跟原本的樓層對齊.

別看凱絲寫的好像恐怖小說一樣, 其實房間很新, 但也許是因為太新了, 整個房間充滿了剛剛裝潢好的化學製品的味道. 但房間窗戶是封死的, 只有開空調才能有新鮮空氣進來. 也許是因為一個女生住這麼大的房間的關係, 一進門就先喃喃自語問個好. 開水籠頭放水, 然後放好行李出門.

從頭到尾, 住客只碰得到櫃台值班的先生, 而且很清楚的可以知道他們只是員工, 並非老闆. 櫃員客套而冷漠. 那是一種盡責任, 但對旅客不太關心的表情. 不過商務旅館大致上就是如此了.

從來沒有搞清楚出口的Plamondon地鐵站

凱絲在這邊住兩天. 第一天轉旅館坐計程車到達後, 凱絲就決定出門找那個距離十五分中的車站.  結果碰到一群剛結束聚會的猶太傳統長鬚老人. 以凱絲的腳力大概走了半個小時. 當天晚上從古城區的聚會上抽身回來, 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中了. 還好遇到了行程中第二對天使夫妻. 這段故事後面補述.

第二天凱絲坐地鐵去市中心找旅遊書上講的奧林批克公園與市區的教堂. 因為很愛拍建築, 就這樣拍了一整天. 回到Plamondon剛好在傍晚六點多, 這次聽天使夫妻的話, 走到旁邊坐公車到高速公路邊的加油站下車, 然後再走回Hotel , 天色尚未全黑, 四週的餐廳卻已經全部打佯了.

第三天早上, 凱絲寄放行李後, 想說去英國的飛機要晚上九點鐘才起飛, 於是又到市區去逛了逛普拉朵區(Leplateau), 這次居然走錯路, (天呀, 第三次找Plamondon站)走到下兩個站的Snowdown站去, 才找到麥當勞.

遇見第二對天使夫妻

因為第一天晚上參加聚餐到十一點多才回到Plamondon, 地鐵站冷清清的, 出了門又弄不清楚方向. 看到對街有一間啃德基還是漢堡王的..我也搞不清楚. 正想走去問路. 但卻瞄到四周有幾個身材高大的黑人無所事事的閒坐在路邊. 凱絲心理有點害怕, 但時間真的很晚了, 行人越來越少, 大家也都急著想回家避免深夜在外面. 凱絲開始找尋帶著小孩的成年人, 或是一對的夫妻檔, 通常這樣的人比較願意協助旅人.

就這樣, 剛好有一對亞裔的夫妻從旁邊散步經過. 我跟他們問旅館的方向, 他們說有兩條路可以走. 凱絲問說, 那一條路會比較安全, 因為夜深的住宅區感覺有點可怕. 這對夫婦於是帶著凱絲一起走到最近的十字路口, 才回轉回家. 太太說, 是因為凱絲是一個外來客, 又是單身的一個女生, 所以才會覺得這一帶可怕, 其時這邊治安還不錯.

真的很感謝上天總是讓凱絲遇到好人.  

延著高速公路旁找到殼牌加油站附屬便利商店

 第二天傍晚回旅館, 因為腳實在很痛很累了, 凱絲改到旁邊等公車. 這時有個很可愛的老太太跟凱絲一起等公車, 一直跟凱絲抱怨這邊的公車最不準時了. 就這樣, 央求司機把凱絲在高速公路邊的加油站放下來, 再走五分鐘到旅館. 延路只有一間義大利菜外帶的餐廳. 等到凱絲回旅館放好東西出來時, 店員說他們打佯了, 無法再銷售. 最近的餐館居然要再折回地鐵站.Oh ... My God! 本來血糖就不足了, 被這麼一講頭更暈了. 站在店外隨目四望, 所有的意大利快餐店都打佯了. 這時靈機一動, 想到剛剛經過加油站時, 似乎有看到一間小雜貨店. 拖著疲累的身軀走過去找了兩個甜甜圈, 一罐咖啡當作晚餐, 這頓飯真是吃的五味雜陳. 又是疲勞, 又是孤單, 又因明天就要飛到英國與山姆大相會而高興, 既而想到旅程已經過了一半了, 利用旅行暫時逃避工作壓力的事又悄悄勾上心頭.

甜膩的冷甜甜圈家咖啡, 止得了饑惡卻止不了心中的洞. 於是有了半夜的奇怪體驗.

房間是一個會導引出心中最想逃避事情的磁場

 離開Montreal的最後一天晚上, 凱絲吃完了甜甜圈, 連澡都沒洗就累得癱躺在大軟床上看電視, 看著看著燈也沒關, 就這樣子睡著了, 凱絲記得那一天當地類似動物星球頻道的節目上正在介紹加拿大人可以從海邊抓取大量的某種有個烏龜殼的龍蝦, 取其汁液去製成營養食品後, 再成堆放回海裡, 這些生物就會自動補充養份, 再游回岸邊給人抓.

睡夢中, 凱絲夢到工作上的挑戰, 夾雜著不確定性, 與自卑於能力不足的懊悔, 又著急情緒的混亂不安的夢. 讓凱絲急得大喊出聲, 這才從迷離的夢中醒過來, 發現自己正在嚎啕大哭, 接著是猛搥著床上的被子想要發洩那股深藏心中的忿怒與害怕, 滿臉都是淚. 為了止住不斷掉下來的陡大淚珠, 趕緊起床走到書桌前上網, 還是有些發抖. 直到五分鐘後, 才好似從夢境中清醒回現實世界. 過了一會兒, 躲回被窩去睡時, 總覺得空空的房間增加床尾那個地方的感覺, 不知怎麼形容, 感覺那個地方有一種能量或磁場, 想要將人心底最深層的恐懼逼出來, 讓人無所遁形.

圖0 , 十九世紀就存在的木頭房子改建成的Le Chasseur, 房間也很大, 網站上明白標示著Montreal是一個歡迎同性戀的城市, 被單上有香煙的洞, 內部的床組卻清理得很乾淨. 這是一個讓人思考多元化, 什麼叫作自由與尊重的地方. 即使破舊地毯的灰塵都聞得出"人氣". 凱絲非常喜歡這間民宿的感覺,  跟城市的脈搏近似.


還是秀一下這間民宿隨性的早餐罷.. 簡單鋪條餐巾巴台, 上面擺著餐具, 優格, 麵包, 果汁, 牛奶, 奶油, 房客自取想要吃的份量. 自己烤熱.

兩間民宿相通的廚房與露天座位, 不過房客似乎都不太捧場. 只見老闆天天坐在陽台. 從這個門還可以對面其它飯店的住民遙望, F1方程式賽車期間, 住滿了歡樂瘋狂的觀光客, 有的喝了酒就在他們的陽台對著凱絲招手. 

奶油是很重要的熱量來源. 由其是出門旅行走太多路, 又捨不得餐餐上館子. 於是早餐要盡量吃多一點, 但是又吃不下, 這時候烤熱麵包搭配奶油吞下肚就是很好的選擇. 別忘了多吃優格, 有助腸胃消化.

圖一, 意大利區的Quality hotel, 大家可以看到房間非常大, 設備很完整, 凱絲白天將行李放進門去的, 可是, 這卻是凱絲這次旅行時唯一一間進旅館前先問好, 先開水籠頭的房間.

圖二, 冰箱上的小咖啡巴很完整, 連咖啡機都有. 冰筒當然是標準商務旅館的配備. 有冰筒表示旅館樓層必定有製冰機, 只是凱絲沒有用到 .

 

圖三, 一個人住在這麼大的房間總覺得有些害怕, 窗外就是高速公路, 窗前裝了一台美國開利冷氣, 吹得凱絲頭痛, 窗簾的一角還沒有裝好.

圖四, 看起來很像董事長的辦公桌, 超氣派的, 跟義大利小弟借了網路線一連接就可以高速上網.

圖四, 血糖容易過低的凱絲在上高速公路前的加油站附設便利店可以找到唯一的東西, 很克難的一頓晚餐. 這兩個甜甜圈熱量很高, 很甜膩. 在台灣被凱絲嫌貴的星巴克罐裝咖啡, 在加拿大的物價中, 卻覺得很中等.

 註一.  說到法文字, 其實加拿大法語區的法文才是真正的古法文, 可是卻因為與現在法國在許多講法有所不同, 因此法國人也會嘲笑加拿大移民後代的用語. 更誇張的是, 我問一個在Montreal教書的朋友, Gite, Le是什麼意思, 他竟然說他只會英語, 對法語一無所知. 這實在太超乎凱絲的想像了. 許多北歐的青年從小就學習多國語言, 就算是台灣好了, 台語, 客語, 日語, 簡體, ...多少都會一些些. (尤其是簡體與日語). 法語區的人倒是幾乎都會講英語. Quebec省居民既繳地方稅, 又繳很重的中央稅, 英語系的居民連簡單法語都不見得會講,  難怪他們常常忿忿不平.

發表於 2006年9月20日 08:10 AM
| 2006 加東。蒙特婁。魁北克市[15] | 回應 [0] | 引用[0] | 人氣 [170] | 推薦 [0] |

凱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