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斜倚窗櫺、媚態百生的貓咪,果真如同外表所見嗎?


 

呆呆: 麻麻, 我今想當一隻詩人貓咪, 在這漸涼的清晨, 我倚欄而坐,尋找天空神似的雲彩。

其實街景也不是不吸引我,只是因為我是一隻優雅的公主貓,所以不屑與樓下那些凡夫俗子一樣匆匆忙忙過日子。

不過即使如此,我還是注意到了,對面大樓頂段似乎有一隻發了情的母貓,吸引著週遭男貓們的注意力,哼!我是不願意去跟他爭,再說我也住得太高了,無法飛下去排解他門之間的紛爭。哀,天涯何處無芳草,姨說是嗎?

 

不對,似乎發生了很不得了的大事,那隻賴利頭居然贏得芳心了,這真是今年最勁暴的的一條新聞,也不知她們來往多久了,我一定要寫信給水果日報講出這件事。

天呀,連三隻小貓都生出來了,原來賴利頭這麼神勇,難過獲得阿花的青睞。

唉!  我只是一隻孤傲的14樓高的公主貓,又何需去注意這些平凡貓咪的瑣事呢?

我只需要努力跟鴿子姨們打好社交關係,詢問東風何時起,這樣,我才能決定下午要在客廳的地毯上仰睡?還是回到媽媽 溫暖的書房書架上窩著睡。這可是一件需要很注意的消息,那些瘋顛顛的鴿子姨總是有一句沒一句的,聽得我都變成飛機頭了。

媽~~呆呆沒有都在看八卦喔,至少我聽到了下午要起風了,您出門工作要多帶件薄外套呀!


凱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