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看一齣模型聲光歷史劇,為什麼當燈光亮起時,

眼角會偷偷掛著一滴淚呢?

害得凱絲連ISO都忘了從室內模式調到室外模式,

照片過曝的結果,景色都燒掉了,

只能做出這唯一的一張、關於要塞博物館的黑白照片。

 

 

凱絲一直覺得,讓世界各國人了解地方人民想法的唯一途徑,就是想盡辦法吸引觀光客來訪,然後想盡辦法讓觀光客接觸當地人民,讓觀光客除了當地美麗風景外,能夠多去了解當地的歷史與人文風情。

前幾個月聽聞Montreal唯一使用英語教學的大學,發生嚴重的槍擊事件。最近又聽聞加拿大國會同意讓魁北克省成為加拿大境內的國中國,引起國際社會很大的關注。其實,魁北克省中許多老一輩的法語居民想要獨立,已經是陳年舊事了。

----- 底下是歷史故事,想睡覺的人可以先跳過 ----------

魁北克名稱的由來,源自印地安與的Kebec,也就是 "合流變窄" 之意。早在1543年,法國的航海家Jacqueues Cartier,原訂跨海到中國,卻到了這個印地安人的國度。至今,魁北克省教堂的彩繪玻璃中,還保留許多很特殊的圖樣,敘述當年如何與印地安人共處、融合、宗教交流的過程(魁北克省的教堂非常值得好好參觀,可以看到許多文化融合之處)。次年,Jacqueues Cartier帥眾順著Fleuve Saint-Laurent (Saint-Laurent河)一路南下,到了今天加拿大東岸的經貿中心,也是世界第一大內陸港蒙特婁(Montreal)。

但魁北克真正開發,則要等到1608年航海家Samuel de Champlain率眾移居與駐紮,才開始有真正的歷史。所以現今魁北克是有許多第名,如小香普蘭、香普蘭路...等,都是跟Champlain有關。

此後法國人大量移居,羅馬天主教勢力也介入早期移民的生活(只是融合了許多當地印地安人崇尚大自然的信仰)。早期宗教人士教育水平較高,可以充分以英、法語對當地人進行溝通。最後,當然後來崛起的英國人也開始注意這一塊地方。從此,英、法兩國的移民與本國,把歷史糾葛帶到新世界來,繼續打了七年昏天暗地的大戰。最後,在1759年,英國將領James Wolfe率領龐大的英國軍艦至魁北克市外海,在數星期的炮火攻擊後登陸正面交鋒。聽說兩邊軍隊只打了20分鐘,雙方卻損傷慘重,將領也雙雙陣亡。從此,這塊雪地成為所謂的下加拿大,後來成為魁北克省。

------ 底下再回來凱絲的遊記  ----------------------------

凱絲所有用腳走的行程,都繞著芳堤娜飯店(Château Frontenac)對面的Information Center成輻射線散開方式行走旅遊。因為Information Center中有冷氣,有洗手間、飲水機、免費資訊、椅子,簡直就是自助旅行者活命的中心。凱絲一天中要進去好幾次找洗手間與補充飲用水(還好,加拿大的水可以直接生飲)

這天凱絲在魁北克市古城區的Information Center裝滿飲用水,上完洗手間後,找了半天才找到這間小小的Mesée du Fort(要塞博物館)。Musée du Fort 位於坐滿遊客餐館一旁的小角落,因此,凱絲找了好久才找到這個小小建築的入口。與其說他是座博物館,不如說他是沙盤演練紀念館來得更貼切!只有窄窄樓梯上到二樓的一個展示廳,以及一個紀念品售貨架。

凱絲上到二樓後,在賣紀念品的櫃子前面,只看見一位年輕的漂亮小姐,問凱絲需要幫忙嗎?凱絲環顧四週,哪裡有書上寫的魁北克歷史故事說明劇場呢?整個二樓就只有凱絲一個觀光客。凱絲怯生生的問到,想要看歷史劇,小姐說,好的,等十分鐘後整點開演,剛好是英語版的。於是凱絲用國際學生票價買了一張劇票,然後兩個女生在寂寞的二樓展售空間,有點尷尬的,凱絲看凱絲的紀念品,小姐繼續瞪視著櫃台上的記事本。

到了整點鐘,小姐的表情明顯的鬆了一口氣,這場表演只有凱絲一個人看。於是售票小姐拉開後方的厚布幕,出現一個小圓型階梯劇場,前方的舞台上擺著立體的魁北克市、蒙特婁市、Fleuve Saint-Laurent 與當地山勢地形的立體模型。隨後凱絲一個人坐在空蕩蕩、黑暗的木頭坐椅劇場中瞪著四周突然暗下來的光線,好奇的張望著,等待到底會有什麼聲光秀來輔助說明魁北克省的歷史?

於是,小小模型舞台上的小軍隊人偶、小小燈泡、乾冰、精心計算過的模型移動,開始把凱絲上面講的歷史故事,重新講過一次;只是這一次,因為3D模型就如同在高空俯看整個河口Montreal與Quebec city以及英軍從海岸到山上近逼的路線,船艦進攻的路線,因此整個複雜的七年戰爭,變得簡單而且栩栩如生。這是凱絲第一次知道歷史故事可以用模型演出到如此逼真的程度;凱絲從原本好奇的研究舞台上燈光如何打、乾冰如何放出來,到真的被英語的故事背景說明吸引住,到融入歷史故事中。

小劇場的故事結束後,售貨小姐拉開厚布幕,光線一下子瀉入昏暗的劇場中。也許是,凱絲一時間無法適應外面的陽光,也許是,魁北克法國人後代子孫用心撰寫的歷史故事,不小心讓人想到遠在千里外、同樣是移民地區的故鄉。凱絲竟然多愁善感的擦了擦眼角模糊視線的水霧。

凱絲臨走前,整個二樓還是只有兩個女生,凱絲小心的問售票小姐,這個故事有點小悲傷?年輕的她,只是微笑的聳聳肩膀。

 

出了Mesée du Fort,外頭廣場上依然遊客如織、陽光燦爛。

 

廣場上有表演者(混口飯吃的人,大家都是一樣) 在跳舞給觀光客看(觀光客大多數是美國人)

 

凱絲好像不小心拍到有人員來關切另一個全身噴金漆的表演者。

 

剛剛在廣場中心的跳舞者,也過來幫朋友與黑衣小姐不知在爭論些什麼,該部會不小心拍到討債了吧?看起來右方的跳舞者與金衣表演者是認識的。

 

還是畫畫比較有文化氣息。這邊沒幾步路就到了所謂"藝術家巷",滿滿都是畫家。

 

而許多紀念品店則是隱藏在電纜車連結的、芳堤娜飯店下方幾百公尺的小香普蘭區。凱絲在那邊就遇到一個獨立激進派份子,一聽說凱絲來自遠方的台灣,立刻熱情的與凱絲握手,並且講一大堆有關他對兩岸關係的看法,與台灣的生存與魁北克省的異同之處。說著說著,他還特別犧牲時間(據說,他開店很累 :P  ),翻出台灣MOOK刊登出他的店與照片。可能就是跟他講話太累了,凱絲才會血糖太低,跑去吃一個人的大餐。

 

凱絲的話:對於這次魁北克省城為加拿大國中國,凱絲真的能完全理解箇中緣由。對年輕人來說,歷史太沉重,但是發票上的國家稅與地方稅雙重稅收支出,卻是生活中最實際的事。為什麼,法語區的人要費盡心思讓後代子孫別忘了自己來自哪邊,費盡心思讓觀光客理解這個地區的人文歷史,凱絲也可以深切感受到。獨立派激進的店主,相對於對歷史冷感的年輕售貨員,再再都另一個遠方的自助旅者更深入了解這美麗省份的部分樣貌。這才是旅行,Cést la Vie之外的另一面。

 

 

Mesée du Fort:

10 Rue Sainte-Anne

TEL: (418)692-4161

 

參考資料: 蒙特婁、魁北克市,太雅生活館,個人旅行33,溫明誌著。

凱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